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滨州如何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00:42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滨州如何治白癜风,海南白癜风能治愈吗,四肢出现白色斑点是白癜风吗,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间医院效果好,南郑白癜风医院,天津白癜风好治愈吗,塔河白癜风医院

  (原标题:一个美国四口之家在广州的“暑假折腾记”(1))

  妈妈组团带老大做公益,爸爸负责送老二上舞蹈班 这个安排看上去还挺接地气的不是?

  今年是Jordan Littlewood在广州某美资企业担任管理层的第二年。去年,Jordan Littlewood的丈夫Rank就带着儿子和女儿,从家乡美国佛罗里达州来到广州团聚。自从Rank谋到一份海外置业咨询公司的顾问职位以后,他们就变成了双职工家庭,两个孩子就读于住处附近的一所民办小学,放学以后则聘请了一名英语专业的大学生帮忙“盯”着孩子们。

  于是这个暑假,就成了Jordan与Rank最富挑战性的一个暑假。因为这也是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们在广州度过的第一个长假期。

  原本Jordan的计划是一家人去东南亚的海边旅游,享受一个温馨的家庭假期,谁料公司在暑期开展了明年全年推广计划的相关工作,她需要不停会见供应商、广告和公关公司以及召开部门会议,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Rank作为一名置业顾问,也在暑期迎来了许多热心的客户,两人都无法提出请假。

  作为没有祖父母在身边的双职工家庭,Jordan与Rank一下子就触到了大部分广州家长的“痛点”。

  新快报记者 罗韵/文 廖木兴/图

  度假不成 美国高管妈妈另有计划

  “孩子们需要为未来申请好大学开始积累资本”

  Jordan告诉新快报记者,他们夫妇一开始想让孩子飞回美国爷爷奶奶家,可是一看老师留下来的厚厚的暑期作业清单,其中还有不少需要父母配合完成……让孩子们当小候鸟的Plan B也搁浅了。

  “我们一家人在客厅里坐下来召开了家庭会议,商量如何度过暑假。既然不可能长途旅游,那么我们都需要面对现实,然后各自提出自己期待的替代方案,让其他人讨论和投票决定。”会议是Jordan在工作上行之有效的方法,到了两个孩子那里却卡了壳。

  11岁的儿子提出,想要跟好朋友的家庭一起长途旅行,可是Jordan夫妇却认为他年纪尚小,不能放心放他前往。8岁的女儿态度更消极,不停地哭泣,对所有人的提议都充耳不闻,一怒之下还撕坏了妈妈送给她的迪士尼头饰,那本是她第一件就收进为度假准备的箱子的行李。

  Jordan花了一个多星期来安抚两个孩子,把他们早早网购好的泳衣、冲浪板和一系列Instagram“网红”度假拍照装备一件件塞回到柜子里。丈夫Rank希望用一个短途的城市周边旅游来满足孩子们出游的愿望,可是Jorden却有别的主意。

  Jordan对新快报记者严肃地说,孩子们需要为未来申请好大学开始积累资本,而不是把时间都花费在享乐上。

  广州老师布置的暑期作业多

  如何像其他美国青少年一样做义工打零工?

  “在家乡的时候,孩子们大概有10个星期的暑假,学校一般不会布置什么作业。”Jordan首先对两个孩子带回家的暑假作业清单感到头痛。

  “孩子的假期主要由家长来计划安排,各种各样的活动非常多。家长自己没空的话,市面上也有很多性价比不错的暑期班可以选择,除了教孩子们语言、数学之外,还有体育项目、烹调家务、野外生存和日常行为礼仪等等,有专人领着孩子们去树林里野餐,去山上徒步,去学做面包,参观警察局、消防局和银行。社会上的公益机构则会趁着暑期开展针对孩子们的活动,让他们有机会去参与慈善行动,探访贫困者,去敬老院、医院做义工照顾病人,或者到公园里收拾垃圾,从小培养社会责任感和道德感。”

  “这些暑期班都非常地受家长和孩子欢迎,来广州以后,我好像很少见这方面的资讯,孩子们的暑期班还是以学习为主,参加社会活动的气氛不算很浓。”作为一个在广州仅待了一年多的外国人,Jorden了解相关资讯的渠道实在太有限,孩子们的同学处也看不出有类似的计划安排。

  她说,在美国,像她儿子这样年纪的孩子,大多都有过义工服务的经历,可是她儿子至今却仍没有。

  “一到暑假你会看到,各个社区都有当义工的学生。我看过一个当地报纸的统计,美国12岁以上的青少年,60%以上的人参加过各种义工服务。也有孩子会在暑假打工,也许因为年龄太小,只能帮邻居看看孩子、送送牛奶和报纸、喂喂狗这些简单的活,得到很少的报酬,但也能体会自食其力的快乐。不管是经济条件一般还是富裕家庭的家长,也都支持孩子在暑假打打简单的零工,培养吃苦耐劳的品质。”

  为娃以后上名校攒简历

  美国妈妈组团开展公益亲子活动

  此外,“暑假生活是美国大学招生的一个重要指标,很多名牌大学的申请表里,都要求填写读高中期间每个暑假的活动情况,可以说是迈入名校的敲门砖。”Jordan说,想要孩子们拥有未来被名校赏识的好履历,也许自己这个离家上万公里的美国家庭得付出更多额外的努力。

  “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从一个学校放假,又进入另一个类似的学校,感觉跟没放假一样。”

  没有现成的儿童义工活动可以申请,那就自己主动造一个!Jordan邀约了几个和她有同样烦恼的美国妈妈,到目前为止,这个暑假她们已经共同发起三次亲子公益活动。

  几个家庭加起来一共十多个孩子,每个孩子由一个监护人陪同,一行总共30多人,第一次活动是去探访一家脑瘫患儿疗养院,跟患儿近距离交流;第二次是乘车到两个多小时行程以外的农村,给生活较为困窘的老人送去衣物和食品;第三次是由户外运动教练带领,在郊区进行溯溪活动,沿途用长柄钳子收拾在道路两旁和溪流里的垃圾。

  活动产生的租车、交通、用餐和购买礼物的费用由这些家庭平摊,Jordan迄今为止的花费不到2000元人民币。

  工作繁忙的Jordan连续一个月每周末都得抽出一天,来陪儿子参加公益活动,“虽然活动很丰富很好玩,但是组织起来很辛苦,我同时还要兼顾工作,牺牲原本的休息时间,这个暑假我真是累瘫了,很盼望学校赶紧开学,把两个宝贝收回去。”

  小女儿报一节课300多元的芭蕾舞班

  圆爸爸的莎翁情结梦

  儿子未来的名校履历交给妈妈,小女儿的暑期生活就由爸爸负责了。通过朋友介绍,这个家庭的爸爸Rank找到附近小区的一个芭蕾舞工作室,给8岁的女儿报了一个六人暑期班,每周上课三个下午,每节课90分钟,一节课的学费标价300多元,按照老师列出的清单购置装备行头额外又花费1000多元。

  由于该工作室的外籍老师只能用英语教学,学生主要是附近居住的外籍家庭儿童。每天下午孩子们由保姆送到工作室,晚饭前又由保姆或下了班的父母来接走。女儿上了几节课以后,Rank欣慰地发现,以往活泼爱动的孩子慢慢显示出一点淑女的做派,行走坐卧和说话都变得慢下来,开始有意识地抬高下巴,挺起胸膛走路。

  每天晚上的家庭饭后聚会,大家就坐在一起看女儿表演她新学的芭蕾舞动作,有时候也会按照老师的指导,一起观看芭蕾舞剧的节目和相关电影。

  Rank对新快报记者说,自己大学读的是戏剧文学,孩子们的睡前故事都来自莎士比亚小说,让女儿从小接受艺术滋养是他的小小私心。“女儿的年纪还比较小,一些具体的压力还没有这么快到她头上,我的计划是趁着假期让她有时间多尝试不同的东西,然后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民乐白癜风医院